糖果冰柠

头像:pid=55569843
封面:pid=65575522
哈喽 我是夸夸机 随便发点
不会画画但是希望有朝一日可以画出心中所想

【瓢/授翻】From Marc Chapter 5

作者: christallized

cp:Marc Anciel x Nathaniel Kutzberg,左右无意义。

原文链接见合集内授权图文章信息图,有条件的请去ao3支持作者。



Summary:Marc离开去上大学了。Nathaniel找到了一本Marc的日记,告诉了他一些他希望Marc还在这里时自己就知道的事。

给Nathmarc Multiverse Secret Santa(*大概是企划之类的)


Warning:

全文字数1w+

斜体字是Marc写的内容(有少数斜体字是比较重要的字眼),带星号的是我的注释,粗体字原文是大写字母,一般都是表示人物出于惊奇在大喊大叫。

本人是第一次翻译同人,水平有限,有参考机翻,请谅解。

虽然发出了文章信息图,但由于信息图挂掉了,我在这里重申一下:本文章分级为Teen And Up Audiences,13岁以下观众请酌情阅读。






Chapter 5

 

 

 

当前心情:摄糖过多精疲力竭(*1)

 

 

码住了(马克住了,哈)(*2),今天是我们第一期出版一周年的日子。艺术社团为我们举办了一个惊喜派对。

 

当然,出于派对由Marinette和Alix负责的缘故,整个派对的发生方式是我所经历过的最离奇的冒险之一。

 

 

好家伙。

 

Nathaniel很清楚Marc在说什么。正如他所读到的那样,Marc在日记记录里的描述足够准确,但即使是穷尽这位作家所有的才华,也无法确切地描绘出那个特定时刻的混乱。

 

 

 

~oOo~

 



“去吃冰淇淋如何?”Nathaniel伸了个懒腰,和Marc一起走下他家的台阶, “为了纪念我们的漫画出版一周年。”

 

Marc扬起眉毛,“Andre家的?”

 

Nath的心脏漏跳了一拍。天啊,他真希望自己有信心邀请Marc去Andre家吃冰淇淋,“咱又不知道他在哪里营业。”

 

当然,这并没什么意义。即使他不知道,他也可以去问Marinette或Alix。作为Alya的朋友,Marinette往往能获得几乎所有的信息。而Alix可以找到Andre,仅仅因为她完全能够证明自己的能力。

 

谢天谢地,Marc没有意识到这一点,或许他意识到了,但他没有追问下去。他抬起头,打了个哈欠,然后突然僵住了,头依旧抬着,“为什么Rose会在你家房顶上?”

 

Nathaniel转过身,眼睛只捕捉到一抹粉红色一闪而过,有什么东西从视野中移了出去。“嗯?”

 

他正要去研究研究那到底是个什么东西,这时他的手机响了起来。是Alix打来的。

 

Marc仍然抬头看着房子的屋顶,看起来很担心。Nathaniel接了电话。

 

“喂?”

 

“嘿,伙计,”Alix说,她的声音听起来就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一样,“我的,呃,狗被车撞了,我需要你过来。”

 

“什么?”

 

闭嘴,这是你们的——嘿,Nath。对,我需要你立刻来我家——我知道,我的老天——我的狗。他上吐下泻。他要死了。”

 

“啥玩意?”

 

“哦,不,”Alix将声调拖得长长的,“他正……吐的满地毯都是。还在流血。边流血边呕吐。搞得哪里都是。你最好快点过来。拜。”她挂了电话,留下Nathaniel一个人不知所措。

 

Marc挑了挑眉,“怎么回事?”

 

Nathaniel盯着他的手机,一脸郁闷,“Alix压根就没狗。”他说。

 

就在这时,一辆车开到了街上,一个看起来对于那辆车来说过于高大的女人从车窗里探出头来,“唷!姐说你们需要去兜个风。”

 

Nathaniel感到自己因为纯粹的恐惧而咽了咽口水,“你是谁?”

 

“名叫Nora。我是Alya的大姐姐。你们现在到底上不上车?”

 

通常情况下,Nathaniel不会同意上一个陌生人的车,但现在看起来似乎有什么大事正在发生,而且这个女人的双臂长得像水牛一样,脸上的表情告诉Nath他要上车,不论他愿不愿意。

 

“好——好的。”

 

两个男孩挤进了也许是Cesaire家(*Alya家的姓氏)的车后座,在Nora一脚踩在油门上时瞬间后悔了,他们甚至还没来得及关车门就已经在路上超速行驶,尖叫着摸索着找安全带。

 

“当心,我们要转弯了!”Nora大声吼道。

 

“MARC!”Nath紧紧地拽着作家的胳膊,另一只手抓着前座,与此同时汽车急转弯,差点把他的同伴从敞开的车门甩出去。

 

Marc用一只手捂住了自己的嘴,Nath不知道是因为他要尖叫还是要呕吐。他的脸色死一般的惨白,手指拼命地扒着Nath的胳膊,指甲都陷了进去。

 

随着十分钟的流逝和一张超速罚款单的到来,汽车在Alix的住处前停了下来。

 

Nathaniel从车里走出来,双腿颤抖着,感觉像是死里逃生了一般。Marc立刻跑向最近的垃圾桶吐了起来。

 

“保重,”Nora说,拳头里攥着一张揉成一团的罚款单。Nathaniel举起一只手道别,身子仍在发抖。引擎轰鸣着发动起来,汽车开走了。

 

“Marc,你还好吗?”Nath转向他那正在经历第二轮呕吐的作家,“Marc——恶,那听起来很恶心。”

 

Marc一脸苦相,离开了垃圾桶,“感觉起来更糟糕了。”他表情扭曲地说,"让我们去帮助Alix那只不存在的狗——为什么JULEKA在ALIX的房顶上?!

 

的确,像个石像鬼一样栖息在屋顶的边缘上的(*3)正是他那哥特打扮的同学,手里还拿着手机。Nathaniel不知道该怎么办,所以他向她招手,希望她能看到他脸上那彻彻底底的困惑。过了几秒钟,她也挥了挥手。

 

Nathaniel敲了敲门,“Alix?”


没有回应。

 

“Alix,我需要你把门打开,”Nathaniel喊着,“我把你给我的备用钥匙弄丢了。”他转了转门把手。“我进不去。”

 

门的另一边传来一阵沙沙的声音,过了一会儿,门开了,Alix站在那里。“好,好,进来吧,”她说。

 

Marc越过Nath的肩膀偷偷瞥向里面,“为什么所有的灯都关着?”

 

“呃……我的狗死了。我在哀悼。”Alix看起来一点也不在乎她那只死去的虚构的狗。“进来吧。”

 

Nathaniel迈进了黑暗的房间,“这是什么邪教吗?这就是你们正在——”

 

灯突然啪的一下亮了。

 

“惊喜!”

 

当灯打开时,Marc尖叫起来,一桶五彩纸屑直接被扔到了他的脸上,闪粉和颜色鲜亮的的彩色纸流雨点般落到他的头上,覆盖住了他,仿佛一场世界上最耀眼的降雪。

 

Nathaniel刚一适应光线,他的脸色就变了,因为他看到艺术社团的大部分成员和他的一些同学正站在他面前,手里拿着彩带、派对帽和——天哪,更多桶的闪粉。Alix毫无表情的面孔瞬间被一个疯狂的笑容取代了,她的眼睛闪烁着光芒,这让Nathaniel感到一种突如其来的恐惧。

 

“不,不,不,Alix!”Nathaniel连连后退,因为Alix正抓起一个桶,全速向他跑去,两眼放光。

 

Marc,上苍保佑,挡住了Alix的去路,承受了五彩纸屑的全部威力,保护Nathaniel免受大部分爆炸力的影响。

 

“惊喜,漂亮男孩(*4)!”Alix欢呼起来,把空桶扔到了一边。Marc做了个鬼脸,掸掉夹克衫上的闪粉 。

 

“谢谢。”他咕哝道,厌恶地皱了皱鼻子,“我可实在是太需要这些东西了。”

 

Marinette站在一张桌子后面,桌边放着一块蛋糕和一些礼物。Juleka斜靠在通往防火梯的窗户上,而Ivan和Mylene坐在客厅的沙发上。Alya在房间的后部,录下了这一切,满脸笑容。

 

“Rose应该很快就到了,”Alix说,“不管怎样,纪念日快乐!”

 

“是漫画周年纪念日。”Marc纠正道,用手指捋着头发,试图拂去闪粉。

 

“无所谓啦。”

 

“我们是不是该等Rose来了再吃蛋糕?”Marinette问道。

 

“要我说我们就现在吃蛋糕,然后在Rose来的时候打开礼物,”Alix宣布道。

 

Nathaniel瞪大了眼睛,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个令人意想不到的派对进行着,“各位,你们不必——”

 

但Alix已经把他们拉向桌子,“你们吃第一片!”


Nath第一个咯咯笑了起来,然后是Marc,他的坏心情不会持续太久。他们笑起来其实并没有什么实实在在的原因,只是因为发生了一大堆奇怪的事情,也因为大家的心情都很轻松。但随着他们在朋友们的陪伴下享用了蛋糕,Nath的微笑就持续到了派对结束很久之后才消失。

 

 


~oOo~

 

 

 

Nathaniel他把床上的那只Reverser布偶往胸前靠了靠。这是那次派对上的礼物之一,是Marinette送的。Marc带走了Mightillustrator的布偶。他还留着吗?

 

他亲切地戳了戳Reverser三角形兜帽的一个角,它被磨圆了,所以它的边缘不会伤到任何人。随着时间的推移和几次不幸的灾祸,他身上白色的部分变得不那么白了,这是因为他的头太大了,这让他很难在不摔倒的情况下坐起来——它最终总是会被身边的随便什么东西绊倒。

 

他那双颜色不相配的纽扣眼睛依然可以萌化Nath。在漫画中,Reverser是一个很酷的,令人生畏的角色,但Marinette把这个娃娃做得又胖又可爱,形成了一种几乎是很有趣的反差。在接下来的几个星期里,他们每次创作漫画的时候都会带着Reverser布偶和“MightyDoll”,既作为一种精神上的支持,又作为他们为了好玩而朝对方扔东西时的投掷物。

 

 

聚会很有趣,但也很累人。我可能吃了太多太多的蛋糕,但容我为自己辩解一下,这是因为Alix和我打赌(*5),而Marinette烤起蛋糕来就像个世界级大厨。如果有一个超级英雄致力于烘焙,那就是Marinette。

 

Nathaniel告诫我不应该和Alix打任何赌,但我感到过于忘乎所以了,无法拒绝她。抱歉Nath, 但我不后悔,再加15欧元,我觉得我快死了。

 

Alix给我发了几张她在派对上拍的照片。如果我明天醒过来的时候没有感觉到我的消化道打算把我整个人里外翻个面,将我的五脏六腑都从体内变到体外去,我就去看看能不能打印出一两张然后加到这里来。

 

 

 

日记里有一张他们在聚会上的照片,微笑着,胳膊互相拥抱着彼此。Marc的头发完全被五彩纸屑覆盖了,这让他的头发在灯光下闪闪发光。他头发里的闪粉不知过了多久才消失,几个星期以后,他们还一直在他的几缕头发上发现零散的碎片。

 

Nath叹了口气,用一只手抚摸着照片。

 

他应该为Marc举办一场告别派对,或者做一些更特别的事情,而不是只是开车送Marc往返大学,帮他把东西搬到宿舍,在他最终离开的那天帮他拿着手提箱。

 

它甚至不需要是一件大事。他们可以就像以前还是个小孩的时候一样,在家里过夜,吃爆米花,看电影。

 

现在已经太迟了。也许哪天他能找个借口开车回去,和Marc一起过个周末。

 

和他所认识的最绚丽多彩的那个人在一起时,总觉得这个世界不那么灰暗了。






(*1:原文Sugar crash,指的是摄入大量碳水化合物后血糖过高,能量水平突然下降,从而感到疲劳,结合后文也可看出Marc吃蛋糕吃多了,在派对上玩的太累了)

(*2:原文“Today marks (marcs, ha) the one year anniversary of our first issue's publication”,是Marc在玩自己名字的谐音梗。我为了在中文里体现出来所以强行将“marks”翻成“码住了”)

(*3:欧洲中世纪时,通常有石像鬼雕像被安装在建筑物墙壁上的屋顶排水口上以防止雨水侵蚀石墙,这里指Juleka站在屋顶上仿佛石像鬼一样)

(*4:见第二章,Alix给Marc起的绰号)

(*5:结合上下文可以看出这俩人在打赌吃蛋糕,而Mari做的蛋糕又超级好吃。后文Marc写的“再加十五欧元”应该就是指打赌加钱。值得一提的是日本东映官网曾在Alix的人物介绍页面写“她说在运动方面,她从来没有输给过自己遇到的男生”,不知道吃蛋糕算不算胃部运动(什))


译者叨叨:哈喽,这一章拖得比较晚,感谢各位支持!

本章艺术社团团建(?)

艺术社团的孩子们永远是活力四射的(甚至有点过头),我爱他们(≧∇≦)ノ

下一章也挺劲爆的,含有一些老套但不过时的可爱情节和惊慌失措的Rainbow Tomato,敬请期待。

评论(6)

热度(21)

  1.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