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果冰柠

头像:pid=55569843
封面:pid=65575522
哈喽 我是夸夸机 随便发点
不会画画但是希望有朝一日可以画出心中所想

萌娘百科维护后把紗痲的歌词打上了码,导致原本正常的歌词变得令人费解

我女可爱🥰看不太清铅笔画的衣服所以按自己的想法搞了~

人体照旧崩坏

最近沉迷一章组,画了一大堆,以后要是有时间的话挑几张发发

推上看到的,终于有和我的想法重合的人了(T▽T)

Akali(Ringo)的再演是我最最喜欢的术曲之一,曾创下两个月内被听了110+次的超高记录。真的好喜欢再演,直至今日听的时候还是会浑身起鸡皮疙瘩😍

我非常享受作为一个独立的音乐作品时这首歌曲本身的魅力,但我偶尔也会拿它代餐一下天贺谷,甚至代餐天雪二人,代餐整个一章。无论是歌曲表现出来的感觉还是歌词都很好代(∩▽∩)

有时会妄想等我以后有出息了有能力了就拿这首歌给一章组画手书,脑子里已经有一些画面了(不知道有没有可能实现呢)

【MLB授翻| Nathmarc】Under the Staircase

北极圈的企鹅:

作者: christallized


这次的译者是@糖果冰柠 


我主要负责润色和排版


授权和密林那篇在同一张图上,合集内可见


原文出处贴不上来,


有条件的小伙伴可以去ao3支持太太


cp:Marc Anciel x Nathaniel Kutzberg,左右无意义。




Summary:Marc早在Nath认识他之前就已经认识Nath了。 一开始他不知道Nath的名字。他是通过别的什么东西认识他的。 他知道他就是那个在自己写作时把屁股重重地摔在楼梯上挡住光线的混蛋。 (送给一位可爱女士的生日小礼物 <3)(*这篇文章是给用户Mnoeln的生日礼物)




Warning:全文字数6k斜体字下划线(斜体实在找不到啊)是写的内容或比较重要的字眼,带星号的是我的注释,本人翻译水平有限,有参考机翻,个别字眼的含义有参考一些网站,请谅解。本文章分级为Teen And Up Audiences,13岁以下观众请酌情阅读。
















Marc早在Nath认识他之前就已经认识Nath了。 








一开始他不知道Nath的名字。他是通过别的什么东西认识他的。








 Marc知道他就是那个在自己写作时把屁股重重地摔在楼梯上挡住光线的混蛋。 








没错,Marc首先认识Nath的屁股,然后才知道他的名字。毕竟,不是人人都会穿紫色牛仔裤。这一点本身就很有意思,足以让Marc咬紧牙关,忍住不去想任何充满恶意的念头——那些念头,在Marc刚发现有人坐到他正上方挡住了光让他根本无法写作时就冒了出来。








当然,他再生气也不会大声把那些讽刺的话喊出来。他是一个害羞的男孩,粗鲁可不是他的天性。








 再说,又不是所有的光线都被挡住了。紫裤子男坐在楼梯的一边,所以Marc只需要慢慢地挪到另一边,啊哈(*1),他又可以继续写作了。就有那么一点不方便,仅此而已。








 在那之后,他就彻底把那个男孩抛在了脑后。




Marc很容易沉溺于自己的写作之中,所以他在手机上设置了一个闹钟,提醒自己下节课什么时候开始,而不是冒险让自己沉浸在讲故事中而迟到。他过于忘我了,以至于直到他的闹钟把他叫醒,他才意识到那个男孩已经走了。 




那是他第一次见到Nath。接着是第二次。在那之后还有好几次。




 Marc很久以前就习惯了把楼梯下作为他日常写作的地点,与Marc不同,紫裤子男貌似总是出现得很随机,似乎他完全拒绝遵循任何合乎逻辑的时间表。




 这对Marc来说并不重要。这不重要。他甚至都不需要认识那个家伙 。 


  


但他开始喜欢他来到这里的时间了。这有点……令人宽慰?在某种程度上?他甚至开始注意到那个家伙什么时候站起来准备离开,有时还会从楼梯之间的缝隙中好奇地瞥上那么一眼。




 紫裤子,红头发。 




Marc被激起了兴趣。








   ~oOo~ 








 没过多久,他知道了红发男孩的名字。 








“Nathaniel!” 




他听到有人在喊,他没有注意喊的人是谁,但他注意到坐在楼梯上的男孩有了反应。“怎么了?”




 “滚到图书馆去!” 




Marc半感兴趣地看着男孩站了起来,离开了。“Nathaniel”以一种出乎他意料的方式激发了他的好奇心。这就是人们所说的“人类观察”(*2)吗?安静地观察,从不去打扰,但仍然一直保持好奇? 








事情就是这样发展了好几个月。Marc不知道任何关于Nathaniel的事。他并不是很在意。




他们有一点算都算不上的“互动”,一起坐在在楼梯上下,却从来没打过招呼——这对Marc来说已经足够了。 








不过,他一直在了解Nathaniel的新情况。一些零星的谈话钻进了他的耳朵。很显然,Nath是搞艺术的。他有一个非常大胆的朋友,Marc总是记不住她的名字。那个朋友常常过来把他拖回教室,这让Nath很不高兴。








 Nathaniel有几个很讨厌的人,臭名昭著的Chloe Bourgeois就是其中之一。Marc没理由责怪他。Chloe Bourgeois在他们学校里很出名,一是因为她很有钱,二是因为她是那种让每个明眼人都选择避而远之的人。








 Marc认为他们的这种微不足道的准社交关系(*3)不会有什么结果。在他看来Nath似乎是个很酷的人,而Nath根本不知道他的存在。这种关系不用花过多精力去注意,这对作家来说还挺不错的。








 但是Marc并没有把某些事情摊开了讲清楚。 








那个“某些事情”就是他是个无可救药的男同的事实。 








这么多月以来,Nath的行为——始终如一且非常稳定地——从未保持过一致。但让人吃惊的是,Marc总是在Nath之前找到他那在楼梯下的小地方。








 那一天除外。








 Marc朝楼梯走了三步,发现有人已经坐在台阶上面了。




 他的眼睛捕捉到了紫色的裤子、红色的头发,还有,他第一次亲眼所见到的,Nath的容貌。 








Marc眨眨眼。 








见鬼。他超可爱。 








有那么一瞬间,失重感贯穿了他的全身,就像是一辆极速飞驰断桥的赛车一样,知道撞车在所难免,但阻止它也为时已晚。胃被提到喉咙,心脏狂跳着,看着世界开始颠倒过来。








 Marc知道自己在劫难逃。 








那天剩下的时间里,他像躲避瘟疫一样躲着那个楼梯。 








好吧,好吧,你对他动心了。这很好。这是正常的,对吧?你喜欢上他了,而他甚至都不知道你是谁。








别搞得太奇怪了。 他的眼睛是蓝色的。真正的蓝色。就像诗歌中才有的那种蔚蓝,上百种不同的寓意尽数融在那单单一种色彩里。是那种让你有所感怀,想要极目远望,盯着天空盯上几个小时的蓝色。 如果Marc没有课他可能真的会这么做。 








在那些课上,他有一半的时间都在做着关于Nath眼睛的白日梦。  








 ~oOo~ 








 Marc看到Nath的脸的那一刻就知道他已经陷进去了。








 Marc看到Nath的艺术作品的那一刻就知道他不会再爬出来了。 








Nath的一个朋友在上楼梯的时候顺便提到了这件事,说了一些有关学校网站上的艺术什么的云云,而Marc,嗯,就只是很好奇。








这算是盯梢吗?窥探一个他几乎都不认识的男孩的生活习惯?








 我是说,那可是学校的网站。他又没看什么不该看的东西。








 我天啊他的画也太绝了。








 Marc坐在他平常呆的地方,手里握着手机,怔怔地一动不动,仿佛一只飞蛾被它那双小蛾子眼睛里所映出过的最亮的光惊呆了。








 他的艺术讲述着故事,许多细节被藏匿在纸上的石墨线条中。Marc几乎可以感觉到灵感就在他的眼睑之后舞动。这是他可以去写的东西。 








这才是值得去写的东西嘛。   








 ~oOo~  








 那感觉就像时间已经流过了永恒,又像是南柯一梦——在Marc真真切切地和Nath见面之前是那样的。 








当Marinette邀请自己时,他不知道Nath会在美术教室里。现在回想起来,他在那里是完全说得通的。既然他的作品会出现在学校的网站上,他很可能参加了学校的艺术社团。












他不确定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而他居然真的在和Nathaniel说话。








好吧,他没怎么真正地跟Nath说话。从他嘴里蹦出来的话总共只有一句半。这根本不能算是对话。 谁能想到一个人可以在如此忘乎所以的同时却又满心不安呢?








当他跑出美术教室,回到楼梯下那个安全的舒适区的怀抱时,他浑身上下都在发抖。他焦虑不安的那部分在那一刻表现得尤为明显,而他的头晕目眩和忘乎所以更像是不为人知的暗自微笑,只有当他紧张的神经稳定下来时,他才会真正意识到这种感觉。








他那紧张的神经很长,很长时间都没有稳定下来。








 尤其是在他被黑化之后。








这可是他没有预料到的。当然,并不是有关Nath的所有东西都完美无缺、充满阳光彩虹,毕竟,他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但如此直接地见证自己被Nathaniel的缺陷冲击乃至脸朝下着地,这感觉就像是泼了一盆冷水,警钟嗡嗡作响,仿佛要一棒槌把Marc打醒,提醒他还不了解Nathaniel呢。








 而又也许是因为他已经陷得这么深了,当一切结束时,当Nath伸出手,给他一个重新开始的机会时,Marc想,啊,也许还有时间去了解他。 








“让我们从头开始吧,”Marc说,从容镇定地看着Nathaniel的脸,“我的名字是Marc Anciel。”  








 ~oOo~   








他对Nath的了解逐渐超过了他的想象。 








Nath极度狂热地关心他的艺术,关心他的朋友,关心人们对他的看法。








他的朋友,Alix,甚至比他更凶猛、‘更狂热,最终推而广之也成了自己的朋友。他比Marc所认为的更无组织无条理,更散漫莫测——猜不出Nath什么时候会坐在楼梯上是一回事,这个人的写作组织能力就像18只坐在档案柜前要整理公文的野猴子一样又是另一回事。他这一点可真是迷人得吓人。 








所以当他们决定一起制作一部漫画时,Marc承担了安排日程的工作。Nath试着帮忙,他真的想要帮忙,但让Marc确定截止日期对他们两个来说都更容易。Marc喜欢管理他们的项目,所以他不会抱怨。








“你注意力完全不集中的吗,”Alix责备道,把正在楼梯下的老地方写作的Marc吓了一跳。他抬头看到了站在楼梯上的Nathaniel,还有伏在扶手上看着艺术家的Alix。“那项作业今天要交。”








 “我在努力,”Nath抱怨道,“我恨数学。”他的脚尖嗒嗒地敲着楼梯台阶。








 “你还有一个小时的时间,”粉红色头发的女孩说道,“祝你好运。”








 随着Alix走开,Nath发出了一点沮丧的声音。Marc看着Nath摆弄着他的铅笔,把它放在楼梯台阶上,好空出手去抓一块橡皮。铅笔从台阶的板条之间滚了下去,落在Marc旁边。








 “噢,该死。”他听见怏怏的嘶嘶声从Nath的喉咙里钻出来。








 Marc抓起铅笔,把它递了回去。“给。”








 “我靠!”Nath跳了起来,接着俯下身子,蓝眼睛透过楼梯台阶盯着Marc,“你-你在那下面待了多久了?” 








“这儿是我的固定据点,”Marc回答道,“抱歉,吓到你了。” “不,不,没关系,只不过……你的固定据点?” 作家耸耸肩,“我一有空就来这儿。” 








“呀。”Nath这时注意到了那支铅笔,把它从Marc的手指间拿了下来。Marc尽量不把注意力放在手指被触碰而感受到的温度上。“谢谢。” 








“祝你好运。”Marc将身子背过去,试图分散自己对自己心跳加速的注意力。毕竟,他们的漫画可不会自己写出来。








 也许这只是他的错觉,但从那天起,Nath似乎更加频繁地坐在楼梯上了。








   ~oOo~   








Marc并不是每次都是在楼梯下写作。有时他只是翻着手机,等着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








 但现在不是那种时候。他已经计划好了几个想法,他想将它们写下来,在他们敲定下一期漫画之后给Nath看看,而敲定漫画这事他们今天下课后就会做。 








由于长时间弓着腰,他的背很疼。除此之外,以混凝土作为自己的座位也不怎么舒服,但他忽略了这种不适,试图把全部注意力集中在写作上。 








但随后,他头顶的光线非常轻微地晃动了一下,Marc能感觉到有一双眼睛正看着他,伴随着几乎不留痕迹的呼吸声。 








他合上本子,“不准偷看。”








Nath撅着嘴,发出了一声小小的哀叹。Marc能感觉到一根手指戳了戳他的后脑勺。“连一小段都不行吗?” “你必须专注于我们现在正在做的事情,”Marc责备道,“等以后你再去读这个。” 








Nathaniel开始哼哼唧唧,“那如果我说……求求你啦?” 








“你可以随心所欲地‘求求’我,但我不会改变主意的。”Marc转过身来,微笑着看着Nath。 








“没有任何事能改变你的主意吗?”








 Nath眼中淘气的光芒让Marc的心翻了个筋斗,但他努力保持着脸上冷酷的微笑。 “








我可以……”无论Nath打算提出什么样的主张,它们都在他开腔之前立刻死在了他的嘴边。他皱起了眉头。“草,我忘了我要说什么了。”








 Marc嗤笑出声。 








艺术家喜不自胜地挑了挑眉毛,“可是我让你笑了。所以在我看来,这是我赢了。”




 “你太过分了。” 




“确实,”Nath赞成,眼睛闪闪发亮,“但你还是容忍了我。” 




Marc还没来得及回答他,Nath就退了回去,上了楼梯,消失在他的视线之外。




 当Marc意识到他爱着Nath时,他的脸上挂着微笑,忍住喉咙深处所藏着的笑声。  




 ~oOo~  




 “我很好奇,”有一天,Nath透过楼梯往下看着Marc说,“我们离彼此坐得这么近却没有意识到,这种情况持续多久了?”




 Marc哼了一声,“唔,在我们真正见面之前的一段时间里,我就知道你在那上面坐着。”他说。




 “你知道?” 




“是啊。我知道你有一段时间了。” 




那之后是很长一段时间的沉默。Marc最终瞥了一眼身侧,看到Nath的头从上面朝下看着他,这种上下颠倒的姿势使他的头发几乎碰到了地板。 




“怎么了?”




 “这很……奇怪,”Nath承认道。“不是说你奇怪,”看到Marc弓起了肩膀,他马上补充道,“我不习惯人们……获悉我的存在,仅此而已。” 作家的眼睛眨了眨,




“你不习惯?”




 “我很容易被忽略,”Nath说着,耸了耸肩,“大多数人都没注意到我。”  




“我注意到你了,”Marc未加思索地脱口而出。 




Nath眨眨眼。 “我的意思是……”迎着Nathaniel审视般的热切目光,他脸上的温度开始稳步上升。




“紫裤子,红头发,蓝眼睛。这可不是你每天都能看到的。” “哦。”红头发的男孩局促地呼吸着。 




“并不是说我喜欢看你之类的,”Marc匆忙地补充道,摇着一只手,“这只是我有点注意到的一些事,然后你不断出现,所以我习惯了在这周围看到你,而现在我们是朋友,就是这样——”他手机上的闹钟响了,把他从自己东拉西扯的胡言乱语中惊醒了。“哦,糟糕,我有课。回头见!” 




“一会见,”Nath附和道,让自己站了起来。他的后脑勺砰的一声撞在了栏杆上。“呜!”




 “你没事吧?” 




“嗯。”Nath揉了揉后脑勺,“我没事。回见。” 当Marc走上楼梯时,他快速回头看了最后一眼。Nath仍然坐在那里,抬头看着他。   




~oOo~   




一周后,Marc通常坐的楼梯下出现了一张纸条。 Marc捡了起来。




没有图案。没有迹象表明是给谁的。也许有人把它掉在了地上,而它透过楼梯台阶之间落了下来。 




他打开了它,以为会看到一些数学作业或是某张传单的内页。 他没想到会在里面看到“致Marc Anciel”的字样,而且是再熟悉不过的笔迹。 




 完全出于好奇,Marc坐下来开始读。




致Marc Anciel, 我不擅长写作,但我太紧张了,不敢亲自去问你,因为你真的不是我能配得上的人,但是我喜欢你,如果你不喜欢我也没关系,但如果你也喜欢我,我能和你约会吗?




 你的秘密崇拜者




 Marc强忍住笑容。Nathaniel太不善于掩饰了。甚至他现在就能看到他的朋友那熟悉的紫裤子和红头发,坐在房间另一边的长凳上,他的美术书挡在脸前面,但他的眼睛正越过书的上端偷看自己。




上帝啊,他真可爱。




 而且他喜欢Marc。想到这里,Marc无法克制自己的笑容,他感到有点心焦,但更多的是忘乎所以的头晕目眩。真是个令人意外的惊喜啊。




 作者从口袋里拿出手机,给他发了一条短信。过来和我一起坐吧。 




Marc的手心在冒汗,他的心脏跳得像是要冲出来一样。当Nath开始向楼梯这边走时,Marc觉得他可能完全忘记了如何呼吸。Nath喜欢他。 




Nath步履僵硬地靠近,走到了楼梯跟前—— ——




然后在他平常坐的地方坐了下来,挡住了光线。“你需要什么东西吗?”这位艺术家问道,尾音有点沙哑。哦天哪,他真的是可爱的过分。 




Marc拼命抑制着笑声,他努力得太过头了,以至于他觉得眼泪都从眼角漏了出来。“我的意思是过来坐在这儿,傻瓜。”他说,他把手穿过台阶之间的缝隙,用自己的铅笔头戳了戳Nath的屁股。 




“哦。” 




当Nath在他身旁坐下,溜进楼梯下那狭小黑暗的空间里时,Marc迅速试着调整自己的情绪,让自己镇定下来。 




“所以……呃……”Nath环顾四周,目光聚焦于Marc手里的纸条,“你收到了一张纸条? ”他试图装得若无其事,但相当惨烈地失败了。 




“来自一个‘秘密崇拜者’,”Marc说,“这人还忘了加一个联系方式,如果我想接受邀请的话。”




 艺术家眨了眨眼。一股深红色的红晕从他的脸颊一直涨到他的耳尖。




“嗯。”  




“Nath,我知道是你干的,”Marc说,“这是你的笔迹。” 




Nathaniel那目瞪口呆的表情终于让Marc绷不住了。




作家噗嗤一声笑了起来,一只手捂住自己的嘴,另一只手抓住Nath的手。




“Nath,我爱你,”




他吃吃地笑着,捏着傻愣愣的艺术家的手,“但把写作的事留给我,好吗?” 




“我——什么?”Nathaniel短促地尖声问道,“爱我?” 




Marc感到自己全身上下都被大笑填满了,他笑得浑身颤抖,捂住嘴唇的手几乎压不住笑声。




Nath也开始慢慢地笑了起来,好像他还是不敢相信,“真的吗?”




凭借着惊为天人的意志力,Marc强迫自己呼吸空气,让自己冷静下来,看着Nath的脸。




“我超爱你,”他说,感觉喜悦的泪花快要从脸颊边跌下来,鼻子也有点发酸。“我有那么,那么爱你。” 




Nathaniel让Marc投进他的怀抱,仍然咯咯地笑着。Marc感觉世界突然变得如此充满活力、如此明亮轻盈、如此不真实,他只得去猜想艺术家现在是什么感觉。如果你问从他脸上的表情上可以看出什么,那答案就只有不知所措了。“我也真的很喜欢你,”Nath最终说。他看着Marc抽离,用袖子擦了擦脸。




 Marc对着Nath笑了笑。因为之前笑得太厉害,他的肺都疼了起来。他的手紧紧握住了艺术家的手,就好像他再也不想放手了一样。 




“还有,呃……我想吻你……”Nath咬着嘴唇,“如果可以的话。” 




那种触电般的欢闹感渐渐融化成了更柔和、更强烈的感情,这在他的脸上散发暖意,在他的嘴唇上翩翩起舞。“那就吻我吧,”Marc上气不接下气地说,他屏息凝神,头晕目眩,欲求着,把艺术家拉得更近,与他的嘴唇相遇。




 Nath慢慢地、试验性地吻了他,感受着他们接触的形式和味道。他又吻了他一下,一只手轻轻地放在他的后脑勺上,把他固定住。接着又是一次,饥肠辘辘,欲罢不能,渴望品尝Marc所提供的一切。 




Marc抓住Nath的夹克,紧紧抱着他,吻他,直到两人都失去知觉。他能感觉到Nath的气息在他的肺里,Nath的舌头在他的口腔里,一切都在以最好的方式压倒自己。 




直到他们分开,他才意识到自己已经被拉到了Nath的腿上。Nath的眼睛几乎是在发光的,脸和嘴唇的颜色几乎和他的头发一样红。




 Marc几乎没有像他想要的那样猛烈地吻他,但那得以后再说了。他的肺已经因为大笑和亲吻而缺氧了,再这样下去他可能会昏倒。




 更不用说他们还在学校了——这个想法非常突然地冒了出来,当他抬起头,看见站在几英尺开外的Alix正以一种无法解释且极度强烈的目光盯着他时。 




靠。




“啊,该死,她来找我们了。”他喘着气说。 




“谁?”Nath问。Alix故意把手放在楼梯上并俯下身去,这令他一抬起头就吓了一跳。 “你们真他妈幸运,我在Mendeleiev女士看见你们之前分散了她的注意力。”Alix发出不满的嘶嘶声,“你们俩可真腻歪。”




 Marc感到自己的脸上失去了血色,令人恐惧的威胁和来自老师的反对有效地把气氛扼杀得一干二净。“对不起,”他说着,从Nath的膝盖上爬了下来。“谢谢你……为我们着想?” 




“是啊,这可不是我自愿的。”Alix看起来很恼火,因为她不得不目睹他们俩卿卿我我的事实,“我们上课要迟到了。” 




“对了。还有课。”Nath用手捋了捋头发,“学校啊。” 




“我明白你已经苦苦渴求他好几个月了,”Alix说,她看上去丝毫不觉得愉快。同时,她拉着Nath重新站了起来。“但我没想到你刚一得到机会就向他扑过去。真要命,我需要用漂白剂洗洗眼睛。” 




“我们太兴奋了,”Marc有点不好意思地说。“我保证,再也不在学校接吻了。”  




 ~oOo~




Marc足足花了1小时17分钟才违背诺言。 




他们几周、几个月、甚至几年都在持续地违背着这个承诺。 




有时Nath会邀请他一起坐在楼梯上,有时Marc会说服这位艺术家和他一起坐在楼梯下。 




但说实话,他们处于何处对于Marc来说并不重要。他们在一起。 




这已经足够了。




(*1:原文voila,法语词汇,似乎有多种用法,在不同语境下有不同含义)




(*2:原文people watching,指一种观察他人以及人与人之间互动的行为)




(*3:原文parasocial relationship,社会学术语,又译“准社会交往”“类社会交往”“拟社会交往”,指受众将大众传媒中的人物当作真实人物做出反应, 并与之形成一种想象的准社会关系,与面对面的真实社会交往有一定的相似性,这里指Marc还不算真正认识Nath,却已经和他形成了一种单方面的社交关系)





我发现drta缟立相关我还挺杂食 旗缟 戴维缟 甚至缟桃 青波缟

每个cp都有它独特的可嗑之处 而且cb向也非常香

(*๓´╰╯`๓)♡

Kagami不要和Felix搞在一起啊啊啊啊我又帅又飒的镜妹子不要这样啊啊啊啊啊啊啊编剧怎么回事啊

一股刷五百篇Kaganette都压不住的恶心感涌上心头

幸好我已经对瓢虫少女若即若离了,不然指不定哪天就要被创死

存个档,一个月前生的柴oc

设定还不完全。大体设定就是拯救世界的大英雄在世界安定下来后淡出大众视野隐姓埋名去农场种田,平时看起来一直都在喂猪实际上是借喂猪来修补异次元的时空裂口什么的

灵感来源于与亲友的聊天


我对人(柴)体一窍不通。